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979830153的博客

有一个凄美的传说,狼的一生,只会有一个伴侣,如果他的伴侣离他而去,他就会离开他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悲情林冲  

2015-03-15 23:47:36|  分类: 经典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图;网络

悲情林冲 - 狼哥 - 979830153的博客

    林冲应该是《水浒传》中唯一的英雄,唯一拥有爱情的人。他宽厚,两个差人要谋害他,被鲁智深打翻后还替他们求情;他仁慈,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像李逵那样滥杀无辜;他正直,不肯向高俅献媚取宠;他处处以大局为重,梁山泊几次重  要的政治事件都是由他主持局面;他不乏谨慎精明,懂得在相互倾轧的官场中明哲保身。他也不像其他好汉那样冷血,对自己的妻子他无比深情。金圣叹曾说:“林冲自然是上上人物,写得只是太狠。看他算得到,熬得住,把得牢,做得彻,都使人怕。这般人在世上,定做得事业来,然琢削元气也不少。”这是一个中肯的评语,唯一的疑问在于那个“狠”字,我想,这个字更多是指他身处绝境时爆发出的无尽潜能。

  

  可惜他生活在一个是非颠倒的社会。他的种种高洁的品格,却一次次为他招来杀身之祸。他就像一只被放逐的牧羊犬,在天寒地冻中孤独地彷徨,不愿加入狼群,却又不能重返牧场。林冲是可悲的,这种可悲不仅在于他的痛苦、他的孤独,更在于这种痛苦与孤独除去鲁智深等寥寥数人外,几乎再没有人能与他共同分担。

  

  当林冲回忆起自己在东京汴梁的生活时,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,我不得而知,但我相信,那应当是他最美好的岁月:自己是八十万禁军教头,武功高强,进可卫国,退亦可保家;地位虽然不算高,衣食无忧已经足够;何况还有一位如花似玉举案齐眉的夫人,即使用现在的眼光来看,能得到这其中哪怕一样,也已算不枉此生。但是当高衙内第一眼看到林冲娘子的时候,命运,神秘莫测的,也是冷酷无情的命运,便开始慢慢运转,像宇宙中的黑洞一样,把林冲渐渐吸向一个巨大的陷阱。

  

  夺妻之恨,对无论那时还是现在的男人来讲,都是莫大的耻辱,他却硬是咽下了这口恶气,忍受了一切:痛苦、侮辱,还有冤屈。如果他是高俅之流,或许难保不会以牺牲妻子换得升官发财的机会,但他不是;如果他是李逵那样的流氓无产者,也许早就抄起刀子冲向太尉府去剁人,拼得鱼死网破,然而他不是。所以他选择的是忍让这条中庸的道路。

  

  这是最合理的选择。无论是对他来讲,还是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讲。

  

  我曾和人聊起过林冲的忍让,很多人都认为他窝囊,我却没有这种感觉,相反倒是觉得,他的选择将是我们大多数人的选择。真处在他的位置上,换作其他人,不见得能有更好的举动:不到走投无路,谁能鼓起勇气和这个主流社会真正决裂?“反”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从此以后你将浪迹江湖,你将亡命天涯,你将不再拥有光明、温暖、幸福,你的心中将永远充塞着黑暗、寒冷、孤独,你将一天天在憎恨、恐惧与悲伤中度过。选择了和这个社会去对抗,也就意味着自己踏上了一条不归路。

  

  谁能轻易抛开自己的过去?何况还是像他曾拥有的那样幸福的过去?

  

  但他终于还是失去了过去的所有,也终于还是踏上了这条不归路。这个社会就这样一次次逼迫着他反抗,高俅所煞费苦心要毁灭的,是自己本来应当无比倚重的栋梁。

  

  当林冲在白虎堂被高俅喝令拿下的时候,当他用颤抖的笔写下那封饱含血泪的休书的时候,当他踏上通向沧州的漫漫旅途的时候,当他孤独地守在草料场、怀念着远方妻子的时候……谁能了解他的心情?谁能想象得出他的悲愤?

  

  黄钟毁弃、瓦釜雷鸣!

  

  林冲娘子用自缢表达了对丈夫的忠诚,也表达了对高俅父子的蔑视,而在千里之外的沧州,在那一夜的雪与火中,林冲终于手刃了自己昔日的朋友陆谦,也扼杀了自己的一切幻想。皑皑白雪埋葬了他的全部希望,熊熊火焰也吞噬了他的所有隐忍。风雪山神庙,终于使林冲完成了由安分守己的良民向大泽龙蛇的蜕变。正如蟠龙的一声仰天长啸,曾经的八十万禁军教头已在凄迷的风雪中消失,活下来的,是令整个江湖为之胆寒的豹子头。

  

  当我闭上眼睛,想象那一幕的情形时,我感到一种灵魂深处的震颤:惨白的雪,殷红的火,漆黑的夜。施耐庵用一种冷峻而瑰丽的笔调,用白、红、黑这三种对比最鲜明的颜色,为我们勾勒出这样一幅极具视觉冲击力的画面,带着荡气回肠的悲壮,永远凝固在几百年后读者的记忆里。我想象林冲凛凛伫立在呼啸的北风中,脸庞被仇恨扭曲,目光前所未有的凶狠,仿佛一只被逼到角落无路可退的野兽,草料场上的熊熊火焰腾起莫名的古怪形状,就像地狱的图腾,在他后背打上复仇的烙印,漫天大雪交织成一张密密匝匝的银白色大网,轻轻由空中撒下。他站在遍地的雪白血红中,大口呼吸着带着血腥的冰冷空气,仰头望着洒下纷纷扬扬大雪的幽暗苍穹,悲怆苍凉地长啸道:“好大雪!”

  

  所有亲人都离开了人世,这个世界上,已经没有人能够敲击他的心扉。他能做的,就是服从分配,组织要求干啥就干啥,林冲已经看透了世事沧桑,不对任何人有幻想!只有手中的丈八蛇矛,才是自己最亲密的朋友!我们见到很多中国人的人性特点:他尝试去改变,但命运无法阻止的时候,只有选择默默无闻走完人生。

  

    林冲最后半年的余生,就是在杭州六合寺度过的,守着好友鲁智深的骨灰,望着西湖的烟波浩淼,听着钱塘江的潮起潮落,日复一日卧在病榻上,身边只有已经断臂的武松陪伴着。中风后的他应该既不能说,也不能动,唯一能做的就是回忆。他回忆的是什么?我不是施耐庵,我不知道,我只能去想象。

  

  我想象他回忆着在东京与妻子一起走过的风光霁月;

  

  我想象他回忆着白虎堂里的冤屈、刺配沧州路上的绝望;

  

  我想象他回忆着野猪林中的生死一线,与鲁智深的患难真情;

  

  我想象他回忆着棒打洪教头的忍辱负重、火并王伦的扬眉吐气;

  

  我想象他回忆着自己在腥风血雨中出生入死,一条蛇矛令无数官军闻风丧胆、望风披靡;

  

  我想象他回忆着自己夜夜从梦中惊醒,披起衣服来到月光下的水泊边,思念起已经玉殒香消的妻子,一次次潸然泪下;但我想,他回忆最多的应该还是那一夜纷纷扬扬的大雪。他会回忆起自己站在遍地的雪白血红中,仰天长啸:“好大雪!”那是他生命中最慷慨深沉的一曲哀歌。月白风清之夜,也许他会挣扎着要武松扶自己起来,向屋外望去。那是他的丈八蛇矛伫立在夜色中,伫立在月光下,闪耀着冷冽的光芒,给他黯淡的人生涂上唯一的也是最后的一抹亮丽。

 

悲情林冲 - 狼哥 - 979830153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